吳仁寶老書記是中國農民思想家

更新时间: 2019-04-01 02:03:41來源:楊藝 作者:編輯:楊藝

□中共中央党校原副校长 杨春贵

 


吳仁寶老書記離開我們已經5年了,但是時間的流水並沒有沖淡我們對他的深深的懷念,他的音容笑貌,他的家國情懷,使命擔當,人格魅力和驕人的業績,永遠活在我們大家的心中,也活在我個人的心中。

我想講兩個具體的事,說明一下吳仁寶在我心中的份量,和他對我的影響。

一件事,是最近我寫的一本小說,書名叫《我與馬克思主義哲學》,講我1982年的人生足迹和將近60年的理論生涯。這本書裏面,有一個部分叫《思想理論界的良師益友》,講我們黨和國家裏頭,在思想理論界一些同志對我的影響、教誨,講了12位同志,其中包括李瑞環同志,他學哲學、用哲學對我的教育啓發;也講到了艾思奇同志,他作爲人民的哲學家對我的影響;我還講到了北京大學哲學系王南生教授,我說他是我心中做學問的一面旗幟;我還講到人民大學肖教授,那是給我直接上課的老師,講到他對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建設的貢獻。李瑞環同志是我們黨和國家的領導人,說他是思想理論家,我想大家都是認同的。其他幾位同志都是我們思想理論界的名人大腕,當然是思想家、理論家。我還寫了一位同志——吳仁寶,我的題名就叫做《中國農民思想家——吳仁寶》。心中真誠的認定,他就是思想家,他真懂理論,真有思想,而且他這種理論、思想,影響的範圍十分廣大,也會十分的久遠。所以我覺得,稱他是中國農民思想家是實至名歸,並非我的溢美之詞。

再一件事,我在中央黨校和各地講學的時候,講一個題目,叫《提高戰略思維能力》,講了將近20年,講的時候,我總要提到吳仁寶,爲什麽呢?因爲許多人認爲,戰略思維那是大領導的事,黨和國家領導人,他們是戰略家,所以他要有戰略思維,而我們一般的幹部似乎沒有什麽必要講那麽大的詞,做好具體活就行了。因爲有這個認識,所以我就要講一講,大人物需要戰略思維,小人物也需要,有了戰略思維,那個領導層次、工作水平是不一樣的,我就舉吳仁寶。吳仁寶懂全局,抓大事,重統籌,看長遠,我說這就是他的高瞻遠矚的戰略思維,我舉了很多例子來說明這一點,聽衆裏面經常在這個地方響起熱烈的掌聲。我這個是說真話,說吳仁寶真厲害,我講課有掌聲的地方不是很多,這個地方經常引起掌聲。就是說不僅我認可他,很多幹部都認可他,他是中國農民的思想家。我不好在書面上、報紙上去講,在我們工農出身的幹部裏面,上有李瑞環,下有吳仁寶,這是我們工農幹部裏面成長出來的。

吳仁寶生前講過一段話,我記憶深刻,他講人活著爲什麽,人死了留下什麽,人死了,死了即了,但了的是物質,精神沒有了,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,應該給子孫們留下更好的財富,是精神財富,是更好的形象,這就是他的生死觀、人生觀。留下精神財富,確實是吳仁寶不僅給我們留下的富裕的華西村,而且創造了豐厚的精神遺産,吳仁寶精神,這個精神是更加管長期的,管根本的。

我們新書記對吳仁寶精神有很好的闡述,他說最重要的是三條:一個他是理想信念堅定的人,一個他是留下思想的人,一個是他把幸福留給了別人的人。這個概括非常的好,抓住了吳仁寶精神的實質和根本。吳仁寶確實是理想信念堅定的人。他親自撰寫的《華西村歌》,集中地體現了這一點,華西的天是共産黨的天,華西的地是社會主義的地,社會主義定能富華西。這就是他的信念,幾十年風風雨雨,不畏任何風險所懼,不畏任何幹擾所惑,這兩句話都是中央說的,我加一句,吳仁寶也不畏各種流言蜚語所擾,關于華西村的流言蜚語也是有的,走自己的路,他用“天下第一村”的實踐、用全體華西人富裕的美好新生活闡述了自己的信念,踐行了自己的信念,這是他不僅說得好,他做得好,所以我們就記住他。他確實是給我們留下了思想,他真懂馬克思主義,真懂社會主義,真懂辯證法,真有哲學智慧。你看他的話不多,但是言簡意赅,馬克思主義要中國化,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要華西化。前面這個大家都在說,中央也在說,後面這個話是他說的,他說得是對的,抓住了馬克思主義的精神實質,馬克思主義不是教科書上的教條,而是作爲指導思想,要以它爲指導研究我們的實際,化爲具體的方針政策辦法,否則是不管用的。

吳仁寶的名言,“人民幸福就是社會主義,全人類幸福就是共産主義”,兩句話,言簡意赅,我看他比某些長篇大論更管用。多少年我們政治家、理論家講的社會主義,最後證明沒有他站得住,他這兩句話站得住,從價值觀的角度論證了我們爲什麽要搞社會主義,爲什麽社會主義值得我們爲他流血犧牲,就是因爲他能給我們帶來幸福。講得多好,他真懂辯證法,你看他的名言真懂的,不但要口袋富,還要腦袋富,兩富一起富才是真正富。確實是光口袋富,腦袋窮那是不行的,那是土豪,土豪就是有幾個臭錢,不知道怎麽折騰,他沒有精神文明,講得深刻。吃透上頭,了解下頭,結合兩頭,就有奔頭,這家夥把我們領導工作的根本要求講明白了,結合兩頭就有奔頭,你不結合兩頭肯定沒有奔頭,講得多好,話都不在多,管用。國家一頭依法交足,集體一頭積累留足,百姓一頭保證富足,三足的方法,就是我們說的統籌兼顧的辯證法。

所以這些諸如此類的東西,他的哲學是生活的哲學,是實踐的哲學,因此他是管用的哲學,所以我們說他是思想家不爲過,很多思想家講不出這樣的道理,有些思想家的作品除了自我欣賞之外,別人沒看懂。我們都看不明白,念了那麽多年書,那人家基本群衆沒讀更看不明白,自拉自唱,那不行的。

吳仁寶也確實是把幸福留給了別人的人,他用半個多世紀的奮鬥,帶領華西村的民衆,把一個負債累累、貧窮的華西村,變成今天年銷售收入500多億元欣欣向榮的“天下第一村”。吳仁寶的貢獻不給未知,留給了我們後人,留給了我們大家幸福。他的名言方才幾個同志都說了,有難幹部先當,有福群衆先享。說得多好,你說得更好的是他做得好。當然有的人說都說不好,那更做不好。他不僅說得好還做得好。他的三條規定,不住全村最好的房子,不拿最高的工資,不拿最高的獎金,說到做到。不僅這三條,上級給的獎金分文不取,交給集體,不容易。因爲人在利益面前這樣幹淨利落,我說不容易。人都有私念的,你們說呢,我說都有。但是他就是這麽幹淨利落,不容易。全村都住了這麽好的別墅,而且新一代的別墅。他還住半個世紀前的,那個簡易的房子裏頭,這是一種什麽境界?這種事我不用說,那些具體的事大家比我還詳細,因爲我畢竟是來幾次表面地看,知道的不怎麽多,數不勝數,是把幸福留給大家的人。

吳仁寶精神是我們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精神富礦。協恩說的叫精神富礦,我給他加個定語,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精神富礦。

中國的發展已經進入了新時代,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進入新時代。這是一個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、開啓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新時代,是從發展不充分不平衡,走向充分平衡發展的新時代,從量的增長到質的提高的新時代。新時代要求我們有新的精神狀態,有新的努力和新的奮鬥。但是在奮鬥的過程中,吳仁寶留下的精神財富將繼續給我們提供強大的精神動力。

我非常贊成吳協恩同志說的,在變與不變的統一中,譜寫新篇章,創造新業績。我想這就是我們今天紀念他的意義,紀念吳仁寶創造新業績。